‌我们的传承

自1936 年成立以来,SOM 始终在为未来而设计。‌从纽约市的第一座现代主义办公楼,到重新定义城市天际线的摩天塔楼,SOM在现代建筑设计和工程设计史上取得了重大成就。

启动‌实践

‌Louis Skidmore (史基摩) 和Nathaniel Owings (欧文) 于1936年1月1日创办了这家建筑设计事务所。最初的办公室其实是芝加哥市南密歇根大街104号的一间阁楼。他们的朋友兼工程师John Merrill (美尔) 于1939年正式加入。从过去到现在的十多个办公室以及后来过万人的队伍,他们的实践一直在延续。

""
coop caption

SOM继续履行史基摩和欧文在开展业务之初所做的承诺:提供满足时代需求的跨专业服务。正如欧文本人曾写道:“通过将分组实践与良好设计、社会变迁、及展示技巧相结合,我们在合理的经济条件下发掘建筑需求,满足那些持怀疑态度的评论家的标准,他们不相信一个设计可以兼具经济学和美学特色,而我们可以证明两者是一体的。”

View of Oak Ridge, Tennessee. Pick-a-Back Housing, 1949

早期受雇于罗斯福新政之下的各种住房项目、1939年纽约的世界博览会、高度机密的田纳西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该项目是曼哈顿计划的一部分,整个城镇从零开始规划设计,SOM曾经为美国迅速转型国内经济和文化并在二战结束后不断提升海外影响力打下了坚实基础。

Skid and I pledged our lives … to offer a multi-disciplined service competent to design and build the multiplicity of shelters needed for man’s habitat. We would build only in the vernacular of our age

此外,还有大胆的私有项目设计,如露台广场酒店,位于辛辛那提市中心的一座混合用途的国际风格塔楼中,现代室内设计与高调的艺术作品融为一体。SOM设计的利华大厦(1980年美国建筑师协会“二十五年奖”),其板式塔楼和全玻璃幕墙永远改变了纽约市的公园大道,此后,世界各地的大公司都希望自己的大厦也有如此这般的设计。


引领战后繁荣

凭借Gordon Bunshaft(1988 年普利策建筑奖得主)和Natalie de Blois等坚定的现代主义设计师,SOM持续吸引着潜在客户和整个设计界的关注。到1950年,SOM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展示其创新设计作品的独家展览,凭借其响应新技术和社会期望的建筑设计作品,确立了SOM作为战后建筑设计事务所在美国和海外的地位。

Bunshaft
Gordon Bunshaft at Yale University
Myron Goldsmith and Natalie de Blois
Walter Netsch at UICC Campus
Walter Netsch at UIC

第二代有影响力的设计师迅速涌现。Bruce Graham和Walter Netsch为内陆钢铁公司设计的办公大厦给芝加哥的卢普区带来了现代感,该作品影响了Bunshaft对曼哈顿下城的大通曼哈顿银行总部的设计。Netsch摆脱了SOM第一代设计中受密斯和柯布西耶影响的约束,在美国空军学院校园内,以17个尖塔串列而成的学员礼拜堂设计(1996 年美国建筑师协会“二十五年奖”)与刻板的校园形成绝佳的对比。他还发明一个多样几何空间的“场论”建筑设计手法,最好的例子是他为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校区的设计。Bassett为西雅图-塔科马地区引入了对环境的强烈关注,他在惠好公司总部设计(2001年美国建筑师协会“二十五年奖”)中,以“贴地庭院”使建筑设计巧妙地融入了周边的葱翠环境中。

One Chase Manhattan Plaza
Lever House

From the modern office building to the rural corporate campus and the great developer skyscraper, the contemporary airport and rail station, to say nothing of the popularization of modern architecture in general, SOM was there.


刷新工程设计方法

整合建筑设计与工程设计是SOM的创始原则,这一点在众多办公楼、博物馆、及交通设施的设计中都有所体现。不过,或许没有一个工程师能够像Fazlur Khan那样对整个建筑设计有如此普遍意义上的影响。他的钢管结构系统在芝加哥约翰汉考克中心(1999 年美国建筑师协会 “二十五 年奖”)和西尔斯大厦的建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还与Bunshaft合作,帮助建成了沙特阿拉伯吉达的朝觐航站楼(2010年美国建筑师协会“二十五 年奖”)。

King Abdul Aziz International Airport - Hajj Terminal
King Abdul Aziz International Airport - Hajj Terminal
Faz Kahn, Bruce Graham, William Brown, and others look at a model of the John Hancock Center
Faz Kahn and Bruce Graham (left) present a model of the John Hancock Center.

Kkan于1982年突然去世,他的作品至今影响着世界各地的超高层建筑设计,包括 SOM 设计的哈利法塔,采用捆绑管结构,建成于2009 年,是世界最高建筑物。其扶壁核心筒结构体系由Bill Baker开发,他自 1981 年以来一直在SOM开发各种创新工程解决方案。Baker为伦敦的布罗德盖特交易大楼(2015 年美国建筑师协会“二十五 年奖”)开发了一种明确的结构框架,以桥梁的方式跨越其下方正在使用中的铁道,抛物线拱形构成了整体结构工程设计的基础。最终的设计展现了独特的结构概念,实用而优雅,并与英国悠久的钢铁和玻璃结构传统相呼应。

Burj Khalifa
Burj Khalifa

建造一座摩天大厦,其背后严谨的工程和设计工作,在完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具有象征意义。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后,SOM为重建曼哈顿下城所做的贡献随着世贸中心一号大厦的开业而达到顶峰,这座塔楼高1,776英尺,紧邻倒塌的双子塔遗址。它高耸于城市天际线,代表了纽约乃至美国的坚韧,并作为现代标志建筑闻名于世。

1WTC
One World Trade Center.

提升室内空间

SOM对高品质设计的追求不只在于天际线。早期,SOM的整体设计理念建立了一个标准,将尺度、材料、及家具的具体使用与整体建筑设计概念联系起来。在内陆钢铁公司项目中,SOM率先将室内和室外设计相结合,使该项目非常成功,从而使后来的客户一致要求SOM为其项目完成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在这个项目中,Davis Allen首秀了他的“锡制办公桌”设计,随后又在大通银行曼哈顿新总部的设计中推出更详尽的设计,最终成为Steelcase公司开发的第一张现代办公桌,Steelcase至今仍是SOM在办公室设计项目中的密切合作伙伴。

Inland Steel Building
Photo © Hedrich Blessing
Inland Steel Building
Photo Ezra Stoller © ESTO
Weyerhauser Corporate Headquarters
Weyerhauser Corporate Headquarters. © Ezra Stoller | Esto

SOM与室内设计界的其他先驱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包括Florence Knoll。Knoll的“规划单元”是一个革命性的室内布局方式,于1950年纳入康涅狄格州通用人寿保险公司总部项目。最终的设计结果为该公司工作场所内的几乎每个元素都设定了新标准。该公司的下一代再次与Knoll合作,在惠好公司总部完成了美国最早的室内开放式办公平面之一,设立了模块化组合家具系统。十年后,SOM与Knoll最后一次合作,完成了她最后一个全方位多功能办公设计项目,迈阿密的东南银行总部。

如今,SOM对严谨而有提升作用的室内设计的持续关注展现于我们的各类获奖项目中,如,在日内瓦日本烟草产业株式会社总部的设计中,采用的“连续景观”概念;在墨西哥城毕尔巴鄂比斯开银行 (BBVA) 总部设计中,引领了公司营运结构的“转型”。

JTI HQ
JTI Headquarters in Geneva, Switzerland.

携手艺术家共同创作

从实用到审美,SOM都具有合作精神。在第一个酒店项目,辛辛那提露台广场中,我们与Joan Miro和Saul Steinberg合作制作壁画,与Alexander Calder合作制作现代雕塑。多年后,在同一个城市,我们与Ellsworth Kelly合作完成了当时在中央信托中心展出的艺术品,是艺术家有史以来最大的项目。Miro后来为芝加哥的不伦瑞克广场设计了一座雕塑,该广场位于芝加哥的毕加索街对面,后者是由William Hartmann委托创作的一件非常醒目的作品。Calder通过Bruce Graham再次与 SOM 合作,为西尔斯大厦和威奇托银行中心设计雕塑。Bunshaft对艺术与建筑融合的执着无人能及,他曾与 Isamu Noguchi (野口勇) 合作设计大通曼哈顿广场、百老汇140号和耶鲁大学贝内克图书馆;与Jean Dubuffet合作设计大通曼哈顿广场的雕塑;与Harry Bertoi合作设计第五大道510号的室内隔屏墙。

Joan Miro Sculpture at Brunswick Plaza
Joan Miro Sculpture at Brunswick Office
One Chase Manhattan Plaza | Jean Debuffet Sculpture

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21世纪,包括SOM与James Carpenter和Jenny Holzer在世界贸易中心七号大厦基座的合作;与James Turrell在格林威治学院高中设计、与Leo Villareal在旧金山Moscone中心的照明装置,以及与Janet Echelman在洛杉矶Sunset La Cienega的彩色纤维网雕塑上的合作。


引发数字革命

SOM发明了AutoCAD很久之后,各建筑学院才开设这门课程。在Khan的敦促下,SOM于 1963 年安装了IBM 1620,开发了计算机分析结构设计的图形潜力。这些创新在约翰汉考克中心的工程分析和朝觐航站楼的正式探索中发挥了关键作用。SOM计算机组的努力甚至渗透到流行文化领域,早期成员之一Bill Kovacs于1978 年前往好莱坞,为《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制作动画软件。到1980年代,SOM开始对建筑物进行数字渲染,并对建筑物配置、结构体系、能源需求、及建筑材料进行数字分析。今天,我们的团队正在优化参数化工具,并探索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潜能。

SOM's latest exhibition in London shows the possibilities when robotic intelligence and human ingenuity come together.

‌为地球而设计

SOM将其实验精神带入了21世纪,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对人类的生存挑战,我们的建筑师、规划师、工程师和设计师都在努力寻求亟待解决的方案。自惠好总部作为“原始绿色建筑”开业多年以来,SOM致力于更多的可持续项目,例如,史坦顿岛的P.S.62;东海岸的第一所净零能耗公立学校;以及加州长滩的Billie Jean King图书馆,该图书馆使用木结构,显著减少隐含碳排;洛杉矶联邦法院,设计了高性能立面,同时也有效减少了材料用量和隐含碳排; 加州大学默塞德校区的总体规划,使之成为美国第一所实现碳中和的大学。

Billie Jean King Library TImber Construction
Billie Jean King Library
Denver Union Station
Denver Union Statioin

SOM为诸多总体规划项目做出了贡献:从上世纪的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广场、波特兰公交购物中心、以及伦敦的布罗德盖特大厦,到当今的佛罗里达“光亮线”高铁系统、丹佛联合车站、底特律东河滨、五大湖、圣劳伦斯河、以及圣劳伦斯湾河口,在追求公平、可持续的城市化以及保护和改善自然资源方面引入了大局观。

SOM设计的适应性再利用项目日益增长:例如芝加哥的库克县医院、曼哈顿的莫伊尼汉火车大厅、华尔道夫酒店,以及SOM自己的第五大道510号,SOM为心爱的建筑物带来新的活力,并在世界迈向脱碳之路中赋予SOM新的技能和经验。新的市政法规,如纽约第97号地方法,规定了现有建筑的能源目标,更进一步增加了推出智能、经济解决方案的紧迫感,追求现代化的建筑环境和更美好的未来。


See More

01/